喬杉江昱珩熱文
喬杉江昱珩熱文

可現在......我哪還有臉去問?最後我躺在沙發上,在尷尬,緊張和不安中睡著了。這一夜,我睡在了沙發上,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五點,而且我聽到了對麵房門開關的聲音。秦墨起了,就是不知道他是走了,還是去晨跑了。我跑到視窗,看到窗外揹著包的秦墨騎上了自行車走了。這麼遠的距離,他天天都是騎車來回嗎?我這還是第一次注意到。不過他走了,我也籲了口氣,因為我至少不用擔心會撞到他,麵對昨天的尷尬。中午,我在公司裡剛忙完,準備想法查

最新章節
熱門小說